85年这家人在深山守护一座无名烈士墓背后原因令人动容

85年这家人在深山守护一座无名烈士墓背后原因令人动容

57岁的谢红军扛着锄头独自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中河高架与小区相隔距离较近)

今年1月下旬,柯桥区公安分局柯桥派出所接到市民举报称,有人利用微信朋友圈发布招嫖信息,内容露骨粗俗。柯桥派出所立即展开调查,通过被举报的微信账号,民警发现,该微信号除了在朋友圈推送卖淫信息,还会主动添加“附近的人”等功能,招揽客户。通过前期侦查,民警锁定了嫌疑人的落脚点,于2月28日在柯桥城区某酒店内抓获涉嫌介绍卖淫的团伙成员马某及卖淫女、嫖客共5人。经审讯,马某伙同张某、胡某合伙在线上开设“卖淫介绍所”,利用加入微信群、添加“附近的人”等方式,推广卖淫信息。招揽到客人后,为避免警方追查,他们频繁更换卖淫地点,确定酒店地址后再临时发送给客户。马某等人为扩大“生意”,通过微信招揽两名失足女,为卖淫嫖娼牵线搭桥。3月26日,警方将潜逃的张某、胡某抓获归案。目前3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其余6名涉案人员被依法行政拘留。

为了缅怀先烈、纪念自己当年未实现的红军梦,谢臣明还将儿子取名为谢红军、谢满军。

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为无名红军战士守墓的意义何在?谢红军说:“没有他们的浴血奋战,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他牺牲在为人民谋幸福的路上,我们不能忘了他,是应该守着他的,我会一直坚持到我走不动为止。我走不动,我女儿他们也会记住的。”

清明前夕,谢红军带着花去扫墓。莫凡摄

但谢家三代已默默守护这座红军墓85载

红军烈士墓距离谢红军家直线距离不到300米,但因为是山路,实际距离约一公里,耗时需近半小时。

谢红军回忆道,从四五岁开始,每年清明节前后两三天,父亲都会带他去扫墓,拔拔坟头上的杂草,偶尔还会跟他讲爷爷和红军的故事。

这一带的居民普遍反映,靠近中河高架7层到15层,感受到的噪音最大。大约一个多星期前,这一片的居民就噪音问题还给12345市长热线打去了电话。

初中毕业后的谢红军,一直待在家里种田。17岁那年,为了补贴家用,谢红军在鱼塘炸鱼时发生了意外,让他失去了双手。

谢红军很欣慰,自己走不动了,女儿也会为无名烈士守墓。莫凡摄

“现在隔音屏动工了,感觉看到了希望。”一位小区居民望着高架上的杆子说。

1995年,父亲谢臣明去世,留下的唯一遗言就是,让子女一定要为无名红军烈士墓守墓。

谢红军与无名红军烈士墓。秦浩摄

谢红军独自一人住在深山。秦浩摄

车子开到中河高架严光巷到万松岭路段,沿着高架两侧,突然出现一长排高约2米的直立杆子,目测杆子间隔距离一致。排列的杆子延绵长度在200米左右,看起来就是隔音屏的样子。

皇城花苑毗邻着通江桥小区,历史更为悠久,算是杭州最早一批的高层项目。保安楼先生在小区工作10多年了,对这个车辆噪音也深有感触。“高层居民自费做了很多隔噪音的措施。有的自己装隔音玻璃,把窗户从移窗换成开窗,这样密闭性更好,也找社区反映过问题。”

谢红军走在山路上。秦浩摄

墓地被一圈石头包围,唯一的标识只有墓碑上刻着的“无名红军烈士墓”,落款东安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4月5日立。四周竹林围绕,显得格外寂静。

中河高架已经有一些隔音屏,多是为了给周围居民隔绝噪音所用。这新建的高架杆子是否是同样的建造原因?

关于承诺的具体情况,谢红军并不清楚,只是从父亲谢臣明口中得知一些。

“爷爷觉得没有照顾好他,一直心怀愧疚。”谢红军说,爷爷去世时交代父亲谢臣明,他和后代一定要坚持为红军战士守墓。

谢红军一家三代守护的这座红军墓,位于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老山界景区内。

谢红军擦拭墓碑。秦浩摄

谢红军的弟弟妹妹也劝他搬到外面去,但他说:“我必须要信守承诺坚守在这里,直到我守不动的那一天,不然我不安心的。”

谢红军出生于1962年,他至今仍住在父亲留下的木板房里。房间里很暗,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连炊具都“伤痕累累”。

钱江晚报记者去了趟现场

墓里的人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他一无所知

那是1934年的一天早上,爷爷谢忠芝打开房门时,看到一群头戴红五星帽的军人在门前路过。其中一位军人对谢忠芝说,“老乡你们不要怕,我们是为老百姓打天下的队伍,刚打了仗,肚子又饿了,可以到你家里煮饭吃吗?”谢忠芝听到那句是为老百姓打天下的队伍,便开门接纳了他们。

“父亲为红军守了一辈子墓,不能在我这儿断掉。”因着爷爷的承诺、父亲的遗言,谢红军留在了红军村。

这支队伍临走时,将一位负重伤的战士托付给谢忠芝照顾,但因伤势较重,这名战士五天后便去世了,连姓名、年龄、来自哪里都没有留下。谢忠芝将这名红军烈士安葬在家对面的山头,每年清明节都带着儿子谢臣明去扫墓。

谢红军的家就在景区内的红军村。该村坐落在高山上的一块狭小坪地中,以前叫大坳村,人数最多时有二十多户人家,将近一百人,后因交通不便,村里的人慢慢迁出,现在整个村就只剩下谢红军一个人。

常年一人待在深山中,生活虽然清贫,谢红军却无比满足。更让他欣慰的是,近年来,红军墓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现在有些游客会来这里上坟祭拜。2018年,永州就有一支部队来这里祭拜过,回来的时候还跟我聊了天。”

个中缘由,只因谢红军爷爷的一句承诺

站在自家窗户门口,孙先生一眼就能望见中河高架上新建的隔音屏杆子。他住通江桥小区7层,楼层与高架刚好平行。“每天晚上一直到12点,我都能清楚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有些改装过的发动机声音还特别响。早上6点多,又开始新一轮的噪音。”

这一段中河高架隔音屏的建设方是杭州市建委城市基础建设中心。

原标题:《铭记!一座无名红军烈士墓,三代人深山义务守护85载……》

谢红军生活非常节俭,辛勤劳作,含辛茹苦地将两个女儿拉扯长大。像父亲一样,谢红军也经常带女儿给无名红军战士扫墓。

双手残疾的谢红军至今没有结婚,但他在1991年与1992年,先后从东安县医院收养了两个被遗弃的女婴。他暗下决心,就算再苦再累也要将两个女婴抚养成人。

严光巷到万松岭路段的中河高架下分布着好几个老小区,通江桥高层小区、中河南路小区、皇城花苑……等。

谢红军的两个女儿也表示,家里三代人为无名红军守墓的事让他们很自豪,如果父亲身体不行了,姐妹俩将把三代人的意愿延续下去,继续为红军守墓。

谢红军经常会为红军墓除草。秦浩摄

谢红军家的灶具。莫凡摄

工作人员说,隔音屏3月初开始动工,全长1300多米,范围从元宝街到多瑙河大酒店北侧。“新建的这段中河高架隔音屏,用料和秋石高架的隔音屏材质一样,工期争取在4月底完工。”

谢红军说,这块石碑是当地政府重修墓地时立的,小时候父亲带他去扫墓时,这里只有一个坟头。

“无名红军烈士墓”墓碑。秦浩摄

目的地是离家约一公里的一座无名红军烈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