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动新一轮城市竞争GDP十强固定班底受到挑战

疫情催动新一轮城市竞争GDP十强固定班底受到挑战

国际市场环境深刻影响着中国国内城市的竞争格局。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冲击,也有可能催生国内城市竞争格局的变化,保持近十年的城市GDP排行榜今年可能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新一轮城市竞争也在加速。

2010年,武汉和成都分别位列第十二位和第十三位,排在前面的包括4个直辖市,广州、深圳、杭州、青岛这4个副省级城市,以及苏州、无锡和佛山。2011年,成都和武汉分列第十和十一位;2012年,分列第八和第九位。青岛和无锡因此退出十强,杭州降至第十。

可以说,国际市场环境深刻影响着中国国内城市的竞争格局。因此,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的爆发,对全球经济形成巨大的冲击,也将对我国以外需为主导的沿海城市产生重大影响,这是否又将带来新一轮城市格局调整?

目前这份城市GDP十强名单是2011年左右开始形成的。成都和武汉分别于2011年和2012年先后挤进榜单,打破了原有格局,将杭州、无锡、青岛、佛山这些沿海城市挤了下去。在此之前,全国城市GDP十强中只有重庆来自中西部。

在学校的医学隔离观察室里,我吃着学校送来的除夕大餐,度过了一个和以前不太一样的除夕夜。窗外微寒,但我的心很暖,我知道――爱不会被隔离。

不仅如此,沿海主要城市已经进入到城市化的中后期,基础设施建设高峰已过,在应对疫情后的扩大有效投资的措施中,中西部城市将可能受益,因为它还处于大的建设周期中,有比较大的建设空间,这有利于保持稳定增长。(李秀中)

梳理国内一些城市的外贸依存度来看,2019年,深圳市进出口总额29773.86亿元,2019年GDP为26927.09亿元,外贸依存度为110.57%;苏州进出口总额为21987.4亿元,GDP为19235.80亿元,外贸依存度为114.3%。

这一格局的变化也是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作用的结果。当时,东部沿海城市受到外需疲软的影响,增长乏力,而随着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加之本身的基础条件,以重庆、成都和武汉等为代表的中西部城市的城市能级快速提升。

1月25日大年初一,早晨7点半,我被敲门声叫醒,老师送来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之后的日子,王兵副书记代表学校把牛奶、水果送到了我的面前,张树辉副校长也打几次电话或发信息问候。

天津曾经是中国城市的领跑者。2010~2013年,天津GDP增速分别以17.4%、16.4%、13.8%和12.5%增速位居全国第一,并开始了与深圳、苏州、广州等城市的竞争。但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天津的势头逐渐消减。

从目前态势来看,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出现类似于甚至超过国际金融危机对外需的影响,因此,有可能再次出现东部城市增长疲软和中西部城市增长相对较快的局面,从而使城市格局在此消彼长中发生变化。

1月27日,当我读着《众志成城、共克时艰――致全体同学的一封信》时,校领导王兵来看望我和另外四位隔离的同学。校医又送过来一袋爱心小药包,每个在校生都有,并嘱咐我开窗通风。我开始了一天的规律生活:上午,我在导师的安排下做一些与专业课程有关的PPT;下午,完成导师布置的《中央银行学》这本书的编写任务,看一些跟课题相关的研究报告,跟实践导师作汇报;另外,抽空做一些keep上的拉伸运动,晚上与同学相约网上“一起看电影”。

特别感谢学校,感谢老师,感谢后勤的工作人员们!未来我也希望能为学校做一些事,如果学校需要战“疫”志愿者,我会第一时间报名。

我相信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希望我们国家能早日战胜疫情、渡过难关。我在社科大,为湖北加油!为中国加油!愿春暖花开时我们再相见,皆是桃花面。

2019年一季度,武汉的GDP是3357.48亿元。而武汉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其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32.6%,固定投资下降72.9%,进出口下降12.8%,社会零售品总额下降32.1%。2020年,武汉将“失去一季度”,未来一段时间还将受到疫情影响,因此武汉今年有可能滑落到与天津、南京进行十强“卡位战”。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样严格、规范的管理和规律的生活。这期间,学校为每位学生发放一包口罩,身在湖北的同学逐一接到了学校的慰问电话,湖北籍同学微信群也一直很活跃。学校开通了免费流量和校外网络访问,老师们在准备线上课程的时候,还不忘在线指导我的学业论文。

不只是重庆、成都和武汉,这十来年里,随着产业转移带来的工业化加速,以及城市化进程加快,长沙、郑州、西安、南昌、合肥等中西部城市的经济都实现快速的增长,排位不断靠前,将此前突进的沿海城市拉了下去。

1月24日早晨,我到了学校南门,当时学校还没有封校,但是校门值守已经严格了很多。我第一时间联系到辅导员老师,随后老师通知我拨通了负责防疫工作张树辉副校长的电话。他和蔼地询问我的身体状况和家里情况,嘱咐我不要慌乱,并马上安排医务室王小斐大夫联系我,不到一个小时就协调好了我的住宿问题。没想到这时良乡高教园区的常务副主任路鹏也赶来看我。事后我才知道,园区启动严格校园管理比较早,我是园区第一个返校需要隔离观察的,所以也惊动了园区领导跑来指导学校安排工作。

在我接受隔离的时候,老师和同学们都在行动,学校防疫网站已经发布100多篇消息;我们学校发起的“今天,我们不说自己,只致敬前线”接力的活动,已经有30多所高校参与;我们班级内部已经募集了将近两千元捐给疫区,这些都让我感到振奋,我们和这所年轻的大学一起打响战“疫”。

时间从除夕夜来到了元宵节。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经过15天的医学隔离观察,我拿到了社科大医务室开具的解除医学隔离观察的通知书,重获“自由”。

住进了隔离区宿舍,我开始关注学校网站和官微。学校20号就开始发布疫情相关信息,还有专业的医学防护指导。

与此同时,增势正劲的武汉却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为这一变局再添复杂情势。按照2019年的数据,武汉与天津、南京的GDP总量差距为2100亿元左右。

戴宾表示,一些沿海城市主要针对外部市场,深度参与全球化;而外需受到影响之际,以内需为主导的内陆城市优势就比较明显。另外,疫情也会引发国家和企业对产业布局和供应链的思考,这对内陆城市更为有利。

武汉受到冲击使竞争者长沙和郑州有机会与其缩小差距。2019年,长沙GDP为11574.22亿元,比上年增长8.1%;郑州GDP为11589.7亿元,比上年增长6.5%。同是中部省份的省会城市,拥有比较大的人口规模和城市首位度,可以预计,未来竞争更加激烈。

这十座城市已经在榜单上“霸占”了将近10年,期间虽然有广州和深圳、重庆和天津等个别城市排位发生变化,但是前十强的整体格局没有变。不过,2020年,这一格局可能将被打破。

(责编:何淼、熊旭)

2017年,天津经济增速降到多年来最低点,当年GDP仅增长了3.6%,2018年,也只增长了3.6%。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2018年天津市GDP又修订为13362.92亿元,调减了5446.72亿元。在此基础上,2019年,天津仅增长了4.8%。

事实上,2010年之前的城市十强格局也是受到国际因素深刻影响的。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外贸为导向的沿海城市得到快速发展。2001年,无锡挤进第十,次年超越成都排第九;2005年,青岛挤进第十,宁波、佛山紧随其后,成都退至第14位。

不过,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对武汉的冲击在短期1~2年内比较明显,但是疫情不像地震,并没有损坏武汉的基础设施等物质条件,主要是对信心、人才等的影响,后期如果中央加大扶持力度,有可能实现更大的发展。

首先破局的可能是天津的滑落。2019年,天津的GDP为14104.28亿元,比上年增长4.8%,排位从2018年的第六位降至第十位。而紧随其后的第十一名南京,2019年GDP为14030.15亿元,比上年增长7.8%。两者总量仅相差74亿元。

再现东西部的此消彼长?

近期,各城市陆续发布了2019年的经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城市GDP排名也随之出炉。2019年GDP排名前十位的城市依次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和天津。

要说隔离这段时间,对疫情的担心是有的,但并不害怕,因为学校老师不但关心我的身体健康,还对我进行心理安抚。通过学校防疫专题网站和官微,我能够了解学校防疫工作和医学常识,知道学校领导和部门负责人都在学校指挥防控工作――学校有人24小时值班,后勤车队随时消毒并做好保障,必须到校的老师都是自驾来校,医疗队正在协调物资,学校食堂的鸡蛋汤换成了鸡汤,加了免费的水果和酸奶,学校建立了网络心理支持与互助平台,从国外归来的访学同学因为回不到疫区的家里,也得到了妥善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