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在深举办加速疫苗创新成焦点

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在深举办加速疫苗创新成焦点

中新网深圳9月12日电 (记者 唐贵江)以“疫苗创新与公众健康”为主题的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9月12日在深圳坪山举办。该次峰会围绕全球疫苗研发、审批、使用和管理的新进展、新策略及实践经验等话题展开深入交流,为推进创新疫苗造福公共健康积极探路。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李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二级巡视员崔钢,中国医学科学院及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院士,深圳市坪山区委书记陶永欣,法国驻广州总领事Siv Leng CHHUOR等嘉宾在线上和线下出席峰会并致辞。

但没想到,今年黄金周的车票特别难买,申军良没有买到回家的车票。现在,只能期待到春节的时候再回老家。

文/本报记者 张子渊

申军良还会用闲下来的时间给三个儿子做饭,他把做饭的经过拍成短视频分享到网上。那个视频号是他2018年建的,原本是希望记录寻子的经历,现在他变成了美食博主,有十几万的粉丝。

作为这个家庭的男主人,申军良自然是压力最大的一个。除了生活压力,有人质疑他生了三个儿子完全是“自讨苦吃”。申军良说,申聪被拐走时,妻子已经怀上了二胎,当时他工作稳定,有条件养两个孩子。申聪被拐走后,老二出生,妻子因为儿子的事情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为了安抚妻子的情绪,给她更多的希望,也为了给老二更多的陪伴,出于多方考虑,才又要了老三。

眼下的中秋和国庆双节,是申军良15年来过的第一个阖家团圆的中秋节。自从被拐卖多年的长子申聪回家后,申军良的人生目标已经不是寻找儿子,而是如何撑起这个完整的家。

儿子们给做的第一顿饭

对于他们来说,去哪里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一个都不少。

纵观人类发展史,人类同疾病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学技术,人类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与会专家指出,作为科技创新的结晶,疫苗以其诱导机体产生特异性、主动免疫的特性,被视为应对疫病流行的“最后解决方案”。对于不断变异的病毒,加速疫苗创新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和各国政府积极探索的应对之方。

申聪回归家庭的这半年时间,跟家人融合得越来越好。刚回到家时,申聪对家庭还有一种陌生感,尽管申军良在路上给他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告诉他目前家里的房子还是个毛坯房,家具也都很简朴,但申聪到家以后还是对居住环境感到很惊讶。现在,申聪已经习惯了家庭的生活,在家里闲来没事还会随口哼着歌。“大大咧咧的,很放松,已经是男孩子该有的那种随性的样子了”。

生活渐入正轨努力赚钱养家

申军良,是“梅姨案”被拐孩子申聪的父亲。从28岁到43岁,申军良人生中最美好的15年,都用在了寻子路上。

2020年3月7日,在广州警方的安排下,寻子15年的申军良与儿子申聪见面认亲。

“申聪很好,长高了一点儿,也胖了一点儿,成绩也提高了,性格也开朗了。”申军良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

“不断完善的政策,以及与之配套出台的法律法规,为疫苗创新提供了更多可能,也为我国构建更加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王辰表示,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正是牢牢把握时代机遇,以创新姿态守护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的必要之举和应时之举;而加速疫苗创新,也成为当前和未来提升传染病疫情防控和大流行应对能力的优选之策。(完)

最大空间让儿子融入家庭

三个儿子知道家里并不富裕,也没想着什么长途旅行。跟申军良提出过节期间到济南周边的郊区游玩即可,申军良觉得孩子很懂事,满口答应。

申军良为赚钱着急的原因,除了孩子和家庭之外,也包括报恩。寻子15年,他借了差不多50万的外债。 “我申军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亲戚朋友现在不管我要,不代表我就不还这个钱”。

“孩子养大了,早晚要离开父母身边,他们终究会有自己选择的生活。我们把孩子找回来,就要尽可能地给他爱,不要过分限制。”申军良说。

首届大湾区疫苗峰会在深举办。 唐贵江 摄

国庆期间,申军良打算和妻子带着三个儿子一起回河南老家,跟爷爷奶奶一起过。毕竟这些年来,二老为了支持他寻子,农忙时种地,农闲时打工,日子过得非常辛劳。不能让二老安度晚年,申军良觉得心中有愧,他想和孩子们一起多陪陪老人。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福院士、徐建国院士,清华大学董晨院士,俄罗斯儿科学会主席Leyla Namazova-Baranova院士、德国联邦疫苗与生物药品研究院Michael Pfleiderer博士、美国FDA疫苗研究与评价办公室前负责人Norman Baylor博士等二十余位国内外知名专家作大会报告和参加圆桌访谈。来自全国公共卫生系统和国际疾病预防领域的专家学者,食药监、医保局、深圳市政府、高等院校和企业界代表近300人参会。

现在,申聪对家庭生活已经习惯了。申军良一家人经常借着吃饭的机会聊天,三个孩子会各自说说学校里的趣事,互相打岔,互相开玩笑,每天的饭桌上都是热热闹闹的。

一家人在一起一个都不少

申聪能这么快融入家庭,申军良觉得很欣慰。有此前跟他一起找孩子的家长给他打电话,私下抱怨找回来的孩子对亲生父母不理不睬,伤透了父母的心。申军良就把自己的经验予以传授,他告诉这对父母,凡事要将心比心,对孩子要真诚交流,不要总对孩子抱以一种怀疑的态度,也不要担心孩子惦念过去的生活和养父母。“他们惦念养父母家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从小在那里长大,不可能没有感情。”申军良说,对于申聪他给予最大的空间和自由,他从来没有强迫申聪忘掉广东的养父母家。刚回来的时候,申聪和养父母家的爷爷奶奶经常通电话,申军良总是刻意回避,也不去打听他们说什么。

三个儿子虽然压力大,但申军良有信心把这个家庭扶到正轨上,他知道生活迟早会变好,只是自己心里着急。眼看着申聪和老二就要中考了,九年义务教育完成后,学费的压力就会更大,“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个道理申军良懂。

不过,申军良现在能够体会到,父子亲情能化解一切困难。三个儿子曾省下零花钱,凑在一起差不多40元买了几个菜,一起尝试着给申军良夫妇做了一顿饭。妻子于晓莉回到家,看见三个儿子在厨房忙来忙去,偷偷地拍下视频发给申军良,申军良回家后假装不知道菜是儿子们炒的,吃得津津有味,还特意说了句:今天这个菜跟往常不一样,特别香。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福院士致辞。 唐贵江 摄

申军良目前靠晚上做代驾来养家,每个月三四千元钱收入,妻子在外面做保洁,老父老母在农忙时种地,农闲时打零工,全家一起在努力供养三个孩子上学。

申聪的成绩不好,比他小一岁的弟弟会主动帮哥哥补习。有一次,申聪和弟弟在补习时发生了一点矛盾,作为父亲的申军良教育申聪说,弟弟帮你补习并不是应该的,你要珍惜弟弟的这份心意。接着他又去教育了二儿子不要耍脾气。兄弟俩说开后,又回到屋里一起用功。

只不过,15年寻子路给这个家庭带来的伤害,不可能在半年时间就抚平,这个家庭完全走上正轨,还需要申军良继续努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