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万保证金都不要了杭州3500万别墅买家突然悔拍原因竟然是……

410万保证金都不要了杭州3500万别墅买家突然悔拍原因竟然是……

法拍市场里的豪宅似乎从来不缺接盘侠,不过也有例外!

据钱江晚报5日报道,杭州城西桂花城紫云苑是杭州相当老牌的别墅。2003年建成,算得上最市中心的别墅,位于西城广场对面。整个别墅区一共25栋,据说当年似乎都没怎么开盘,买家们纷纷托关系找到绿城房产才能买到。

“这里才刚复工,人潮和生意都大不如前,一天的交易量不多,最差的是零收入。”

这意味着他410万保证金有可能拿不回来了。日前,这套别墅这两天又重新上拍了。

“茨厂街的人潮已经有回流现象,但和疫情前相比还是天壤之别,约50%生意额受影响。”

“旅游行业还未全面开放,不见外国游客进来,目前只有一些本地游客在这里。”

黄溢安(38岁,小吃摊小贩):50%生意额受影响

“毕竟疫情还没消散,肯定会有一些担心,所以SOP做好非常重要,避免第二波疫情来袭。”

因此,部分小贩依旧保持观望的态度,暂不跟随复工潮。

值得注意的是,该别墅还拖欠物业费17072.40元。据竞买公告显示,经估价人员对估价对象所在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第四分公司桂花城生活服务中心)核实物业费相关情况,根据物业公司提供的《缴费提醒函》,估价对象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共拖欠物业费17072.40元,物业收费标准为4.13元/月/平方米。欠缴物业费由买受人自行解决。另外估价对象是否存在拖欠宽带费、水费、电费、电信通讯费以及其他等因物业使用而产生拖欠费用,请意向人自行核实,若有欠费均由买受人自行解决。

日前,这套房产又重新上拍了,定在9月15日上午10点开拍,因为之前是二拍悔拍,所以这次依然算二拍,2756.4万元起拍,保证金410万元。截至发稿时,有7000次围观,221人设置提醒,0人报名。

薛建祥(23岁):外劳少 摊口多没开

不同于前两天我们报道的一些豪宅源于刑事案件,诸如P2P、黑社会类刑案罚没资产,桂花城紫云苑8幢的背景简简单单,清清爽爽。

“由于现在进入茨厂街需要跟随SOP,有的人还是会觉得麻烦而选择不进来,同样的,有人现在来逛茨厂街会觉得更安心。”

据钱江晚报报道,记者从下城法院获悉,目前那个悔拍的410万元还没最终“没收”,执行法官觉得毕竟那么大一笔钱,还是要慎重,准备跟“债权人”银行,“债务人”房东,竞得者三方再协商协商。

早在2017年,还有一家公司交了5000万保证金,以8.05亿元的价格拍下萧山的一个养老公寓项目,后来也悔拍了,5000万元保证金被罚没。任性的代价好大啊。

杭州市西湖区紫荆花路69号桂花城紫云苑8幢别墅住宅房地产。估价对象所在建筑物桂花城紫云苑8幢为独幢别墅,位于小区西南角,混合结构,共3层,建成于2003年,约八五成新。外墙采用外墙砖,总体保养较好。该独栋别墅,所在层次1-3层,建筑面积为344.48平方米。700平方米的花园,被打理得郁郁葱葱。该独栋别墅评估价4053.5万,起拍价2756.4万元,保证金410.0万元,增价幅度:13.0万元。

《大都会》社区博记者19日早走访茨厂街时,发现四通八达的茨厂街仅剩4个出入口,亦有小贩商业公会成员在驻守,必须测量体温,登记个资才能进入。据观察,这里的人潮增加了,但和疫情之前相比,依旧减少了50%。

据了解,吉隆坡市政局执法官员近日在积极打击外劳非法经商活动,因此,茨厂街一带也不见“劳板”的身影,但是依旧可见一些外劳在附近活动。

6月22日,二拍来袭。2756.4万起拍。这一回争抢就相当激烈了,7人报名竞拍,经历了39次延时,最后一路拍到3523.4万元,溢价率为27.8%。不过,即便是这个价格,还是不到其4053万元的评估价。

“现在的生意自然是差了,幸好我是卖吃的,还不至于无人问津。由于附近有中学,学生复课后,会过来买一些食物吃,让业者多了一些生意。”

“我从怡保过来走走,发现茨厂街和印象中不同,包括人潮少了,外劳也少了,许多摊口没开,选择自然也少了。”

为了配合程序,房东一家今年过了年就早早搬离,并把别墅打扫干净。杭州银行起诉到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双方调解,进入法拍。

410万保证金怎么处理?

“我个人觉得茨厂街要打造‘零外劳’的做法过于苛刻,应该让合法外劳也可以被聘用才对,毕竟大多本地人不愿做打杂的工作。”

意外有时候也会发生,居于紫云苑静谧的西南角,位置绝佳的一套别墅在法拍市场上却一波三折。尤其是6月23日的二拍,一路飙价至3523万元成交,结果,竞得者后来悔拍了。

据钱江晚报报道,记者跟房东联系过,20年前,他花400万元从绿城买下这套别墅,一直和家人自住。前两年房产抵押给杭州银行贷款用于生意周转,这两年形势不大好,资金还是有点紧张。今年和银行协商好,走法拍程序。

没想到,意外出现了。竞得者家人打来电话,向法院表达了,我不知情,不想要了。据竞买公告显示,拍卖成交后,买受人拍卖余款应在2020年10月15日15时前缴入法院指定账户。买受人未在公告规定期限内支付余款且经法院催缴后仍不缴纳的,执行法院可认定买受人悔拍并裁定重新拍卖。买受人悔拍后保证金不予退还。重新拍卖时,原买受人不得参加竞买。

6月2日3445万首拍,只有一人报名,但是直到拍卖结束也没出价。在法拍市场上,一般这种情况竞拍者都会等等看,因为一旦首拍流拍,进入二拍起拍价还会低一低。

“现在只能艰苦守业,有顾客前来也会卖得便宜一点。”

方雨豪(25岁,点心摊小贩):学生复课 带动生意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钱江晚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

别墅被拍是因为生意周转房产抵押

“目前这里的外劳减少,也没有外劳敢摆摊。”

“我觉得马来西亚的疫情控制得比较好,人们现在不那么害怕,这里也有SOP需要遵守,所以对访客来说也比较安心。”

“如果是过来觅食,就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反而会更自在,因为现在人少了,购买美食不需要排队。”

“假设茨厂街完全不能雇用外劳,那么其他地方也应该禁止聘用外劳。”

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之规定:拍卖成交后买受人悔拍的,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依次用于支付拍卖产生的费用损失、弥补重新拍卖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差价、冲抵本案被执行人的债务以及与拍卖财产相关的被执行人的债务。悔拍后重新拍卖的,原买受人不得参加竞买。这个事情搞得房东也很懊恼,这样一来,一等又是数月。

王志良(50岁,卖包档口小贩):只能艰苦守业